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李佩甫

时间:2015年09月18日 信息来源:商丘网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第九届茅盾文学奖尘埃落定,我省著名作家李佩甫以长篇小说《生命册》摘得桂冠,成为文学豫军的重大收获,可喜可贺。我得知喜讯后向他热烈祝贺。作为原省文联副主席、作家协会主席,他从来都是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说话幽默风趣、谈笑风生。我和李佩甫老师相识多年,而他多年前殷殷嘱咐依然响在耳边:“写作就要深入生活的根部去汲取营养。出大作要做冷板凳。”我成为省文学院签约作家以后,与李佩甫老师的接触也就更多了,耳提面命之下,敦敦教导之中,他的人品、文风都对我有很大影响。

李佩甫是一位书写中原深厚文化的河南本土作家,他的创作的基点落在了“豫中平原”,对当代乡土人物的人性的挖掘有着独特的视角,以诗化的语言、宏达的叙事、深厚的文化推出了一部部作品。特别是以《羊的门》《城的灯》《生命册》三部长篇小说组成“平原三部曲”, 成为中国文坛描写乡村人物的“鸿篇巨制”,也展现了中原地区波澜壮阔的生活画面。当年他以《羊的门》蜚声文坛,成为中国文学的一个标杆作品,一个平原上唤为“呼伯”人物集中了平原人的“生存智慧”,成为当代中国乡村生态鲜明写照。而《城的灯》通过农家孩子“冯家昌”从乡村走向城市的艰难蜕变,以冷静的笔触观照了城乡二元世界,让所有乡村的温情集中在女神般的“香姑”身上,让乡村的美丽寂寥烘托出城市的斑斓灯火。

《生命册》在2012年《人民文学》第一期、第二期刊出,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是“平原三部曲”的巅峰之作,主人公“我”是一个从乡村走向城市的知识分子,一个“背负土地行走的人”。从乡村到省城,从省城到北京,再从北京到上海,一路走来,“我”的身份也从大学老师转变为“北漂”枪手、股票市场上的操盘手,以及一家上市公司的负责人。“我”是一个深刻、冷静、内敛、节制,作品串联起了“骆驼”、“老姑父”、“梁五方”、“虫嫂”等一系列典型的人物形象。在这些人物身上,从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中,可以看到城市与乡村之间纷纷扰扰的世界。

我曾问过佩甫老师,你觉得写长篇小说最难的是什么?佩甫老师想了想说:“最难的就是第一句话,我写作《生命册》的时候,迟迟没有动笔。直到我写下了‘我是一粒种子, 我把自己种进了城市’,我的眼前豁然开朗。”人说万事开头难,原来在佩甫老师这里,对长篇小说来说,第一句话居然是如此重要。他对作品的题目非常重视,写《羊的门》时,基本上这个作品都快写好了,可是却没有一个自己非常满意的题目,也就在突然一天,佩甫老师看到了圣经上的一句话:主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我就是羊的门。…如果有人借着我进来,就必定得救,并且可以出,可以入,也可以找到草场…我来了,是要使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这个题目也就跃然纸上了。我说:“你为什么总把人当作一棵树或一种植物来看待?”李佩甫说:“每个人都会生活在一定的社会环境中,需要沐风栉雨地成长,经历无数的风雨霜雪,这和树多么相像。写作就是要发现这些‘树’独特的生活经历。”我又问他:“您对细节描写有何体会?”他说:“情节和细节是一部作品成功的关键所在。你要多深入的挖掘生活的源泉,思考生活表象背后的哲理,要寻找‘烧眼’的情节,情节不‘烧眼’,你的作品也就没有了高度和特质,需要不断提高你的洞察力。”

对年轻作家和文学后辈,李佩甫在多个场合谆谆告诫:“切记浮躁。一定要坐下来,多读书,增长知识开阔眼界;出大作品一定要坐冷板凳,不要追求虚妄的名利,文学是个寂寞的事业,只有全力以赴去读书写作,不断汲取营养充实自己,才能写出好的作品。”我想中原是文学根植的厚土,中原从梁园文风鼎盛到诗圣杜甫,从老作家姚雪垠、李准到新时期的刘震云、周大新、李佩甫,再到现在一大批文学豫军的蔚为壮观、茁壮成长,文学豫军始终为中国文学的重要板块而熠熠夺目。祝福李佩甫老师,祝福河南文学,文学豫军之路会更加辉煌!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