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军政大学第四分校记忆

时间:2015年08月27日 信息来源:商丘网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1938年秋,彭雪枫率新四军游击支队,从河南确山县竹沟镇出发挺进豫东敌后。年底,在鹿邑县的白马驿创建了随营学校。

1940年2月,根据中央要在各敌后根据地建立抗日军政大学分校的指示,将原随营学校扩建成抗大四分校,校长彭雪枫(兼),政治部主任萧望东(兼),教育长刘作孚(后为方中铎)。第一期于1940年3月18日在永城县的麻冢集正式开学。彭雪枫在开学典礼的讲话中,号召同志们做一个军事的政治家和政治的军事家。

“抗大”四分校课程设有:中国革命问题、中共党史、哲学、政治经济学、军队政治工作、群众工作和时事政策以及步兵战术、游击战术等。由于当时缺少专职教员,除彭雪枫等支队领导兼课外,还请了区党委的宣传部长曹荻秋、民运部长向明、敌工部长王子光等来校讲课或作报告,以后还聘请了孙叔平(萧县来的)和张百川(大别山来的)来校任教。分校成立之初,有两个大队和3个中队,另有直属高级研究班、女生队和化训队。

学校没有住房,机关和学员队均分散居住在麻冢集及附近村庄的群众家里。学校的教职人员和学生每人每天只有5分钱的菜金,吃的是高粱稀粥、高粱面窝头。只有住院的伤病员才供应一些白面馒头。1940年,学员只发了一套粗布军衣、衬衣和短裤头。当时,虽然物质生活较差,但同志们的精神生活是丰富而愉快的。

为了加强抗大各分校的建设,中央军委决定派出大批干部分赴各抗日根据地。抗大总校遵照这一指示,组织了近200人的华中派遣大队,由我(大队长)和李干辉(政委)带领,1940年4月从晋东南的蟠龙镇出发,6月下旬随八路军南下部队到达豫皖苏边区与抗大第四分校会合。不久,学校领导作了调整,方中铎任教育长,我任副教育长兼训练部长(一个月后,方调离,我即任教育长),李干辉任政治部主任,张明河任政治部副主任。

1940年9月18日,“抗大”四分校以盛大的集会欢送第一期学员奔赴新的战斗岗位。同年11月7日,在涡河以北的吴桥寺举行了第二期学员开学典礼。

“抗大”四分校在教学中,遵循理论联系实际、学以致用的原则,根据当时斗争需要和不同的学员对象,分别制订教学方案和教学计划,密切联系实际进行教学。

在政治教学中,要求联系边区的斗争实际,组织学员参加各项中心工作,从实际中来增强理解马列主义理论和党的政策,例如在减租减息运动中,组织学员学习毛泽东的《论政策》,特别着重理解“关于土地政策”部分中“一方面,应该规定地主实行减租减息……另一方面,要规定农民交租交息”的有关论述,以提高学员的政策水平,然后深入实地帮助群众搞好减租减息。这样既掌握了基本理论,又得到了实际锻炼。

在军事教学中,按照“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的原则和毛泽东《论持久战》等军事著作,结合淮北抗日根据地的实际情况和四师几年来与敌、伪、顽斗争的经济教训,并且针对江淮大平原的特点,着重学好平原游击战、夜战、近战和打骑兵等战术。为了节省子弹,提高杀伤能力,学校开展了“优秀射手”运动,使学员射击平均命中率达到92%以上,大大提高了战斗力。

学校还为地方开办了一个地方干部班,为县区地方武装培训了一批干部。另外,在精简机构以后,专门成立了一个青年班,对机关精简下来的警卫员、通讯员、勤务员等十五六岁的青少年进行文化教育和军事政治的基础训练。1942年夏,在淮宝县还开办了一个普通科,约200人,学期3个月,主要进行政治和军事常识的教育。

1944年8月,新四军四师主力奉命西进,解放路西失地。9月11日,彭雪枫在夏邑县八里庄战斗中不幸牺牲。为了纪念彭雪枫,中共中央华中局、新四军政治部于1944年10月12日决定:将永城县更名为雪枫县,命名“抗大”四分校为雪枫军政大学,彭雪枫的事迹写成传略作为新四军各师的教材。次年3月24日,在半城附近的张塘举行了庆祝“抗大”四分校成立5周年暨雪枫军政大学命名大会,会场两旁的大标语上写着:为创造千万个雪枫式的干部而努力,发扬彭雪枫师长孜孜不倦的学习精神。

雪枫军政大学命名以后,学校一、二大队毕业,4月12日在张塘附近举行典礼,邓子恢政委亲临讲话。

1945年5月,我任副校长,孙叔平任教育长,邱一涵任政治部主任,“雪大”在淮北区党委和四师领导的关怀下健康发展,直到迎接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到1945年11月间,在校学生均毕业分配到了部队,有一部分干部根据实际斗争的需要,也分配到部队中工作去了,大部分干部和教职人员由邱一涵率领与华中野战军随营学校合并,仍名为雪枫军政大学。

“抗大”四分校——雪枫军政大学,在抗日烽火中诞生,历时5年有余,直到1945年5月11日,共毕业7期近5000名学员,为党和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培养了大批德才兼备的军政人才,对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自己的贡献,在中国教育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