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雪枫和林颖的爱情故事

时间:2015年08月24日 信息来源:商丘网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1941年10月,彭雪枫和林颖在一起。


1941年9月,彭雪枫和林颖在淮北苏皖边区半城镇结婚。


1982年林颖和儿子彭小枫在夏邑县八里庄将军殉国处合影。


  正是夏末秋初的季节,彭雪枫将军夫人、新四军老战士、原纺织工业部机械公司副经理林颖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5年8月5日17时在北京辞世,享年95岁。就在全国人民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的前夕,消息传来,豫皖苏革命老区人民同声哀悼,泪水打湿眼帘。时光瞬间回溯到那枪林弹雨、硝烟弥漫的敌后战场,去见证叱咤风云的抗日名将彭雪枫将军和同样青春飞扬的新四军巾帼女杰林颖的战地爱情。

核心阅读

彭雪枫,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农红军和新四军杰出指挥员、军事家,战功卓著。1938年至1944年,彭雪枫麾下的新四军第4师进行了大小战斗3800多次,累计歼敌7万余人,取得了敌我伤亡比例5∶1的辉煌胜利。彭将军“上马能打仗,下马写文章”,被毛泽东、朱德誉为“共产党人好榜样”。 1988年彭雪枫被中央军委确认为36位军事家之一。

林颖原名周裕群、周玉琼,因抗战需要改名林颖,出身湖北襄樊的大户人家,她母亲不许她天天出来搞宣传。有一天,林颖被母亲锁在家中,但她小小年龄就有高涨的革命热情,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偷偷地翻窗跑了出去,还是要去参加抗日救亡宣传。

将军殉国地夏邑县八里庄,寄托着林颖无限的牵挂。1982年,她和小枫来到了夏邑县八里庄凭吊彭雪枫将军的牺牲地,在那道长长的寨墙边,林颖良久伫立,不远处的天主教堂也默默流泪,这里曾是彭雪枫的前线指挥部。彭雪枫牺牲后就在天主教堂里短暂停留,然后由四师警卫排化妆护送回司令部所在地泗洪县半城镇。

一次小小的战斗因一颗将星的陨落载入历史史册。就在林颖来到八里庄的时候,村民围拢过来对林颖表达敬意,他们叙说起彭雪枫的战斗故事,每个人都耳熟能详。他们纷纷要求在将军牺牲的地方,给烈士建个纪念设施,以表达人民的怀念。林颖听后深受感动,就将情况写信给当时的河南省领导赵文甫同志。后在各级领导的过问下,在夏邑县八里庄将军殉国处建成了彭雪枫纪念馆。

将军殉国:英雄倒在黎明前

1944年4月,日寇发动了豫湘桂战役,国民党40万大军不战而逃,37天丢失38座城池,河山沦陷,人民哀泣。向河南敌后发展,收复沦陷区,是中共中央的重大战略决策。1944年8月15日,彭雪枫、张震、吴芝圃率领新四军第四师主力挥师西进的时候,林颖有孕在身,那时候彭雪枫坚定地对妻子说,豫皖苏是我们的家乡,那里有我们的父母,我们的妻室子女,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一定要把日本鬼子和敌伪军消灭掉。为了路西倚门东望的父老乡亲,我们就是战死疆场,也心甘情愿。林颖此时身怀六甲,信心满满地看着即将出征的革命伴侣。横刀立马的抗日名将彭雪枫将军,意气风发地看着她笑容灿烂的妻子,毅然决然地走上烽火连天的战场。

后来林颖就一直能收到彭雪枫的报捷电报。8月23日,首战小朱庄,经3小时激战,全歼顽匪王传授部1800多人; 1944年9月11日,在夏邑县八里庄清除投靠日军的伪区长李光明部的战斗中,彭雪枫深入前线进行观察,我西进部队已经将李光明部击溃,彭雪枫站在寨墙上火线指挥围歼残敌,并命令骑兵团进行截击。这时一颗罪恶的流弹飞来,彭雪枫壮烈殉国。是役,我军歼敌1600多人,并生俘伪军区长李光明。得知老战友彭雪枫战场殉国,新四军军长陈毅夜不能寐,写下《哭彭八首》:“……吾人是革命,生死本寻常;所痛风云急,中原丧栋梁……”彭雪枫殉国后,毛主席流泪说:“小小八里庄,损我一员大将。”

但当时限于对敌斗争形势,西进部队经请示中央同意,决定隐瞒雪枫牺牲的消息,直到1945年2月份才正式对外公布。2月7日,中共中央在延安中央大礼堂为彭雪枫举行了隆重的祭奠仪式,追悼会会场正中悬挂着彭雪枫将军遗像,毛泽东、朱德及中央各部分负责同志1000多人参加了祭奠。礼堂门口悬挂着中共中央的挽联:“为民族,为群众,二十年奋斗出生入死,功垂祖国;打日本,打汉奸,千百万同胞自由平等,泽被长淮。”2月7日,淮北苏皖边区2万多军民在半城举行了雪枫遗体安葬仪式。一碗清水,一面明镜,是当地百姓送给彭雪枫的最贴心的赞赏。一首凄婉的歌声响起,这是新任第四师师长张爱萍的所写:“二十年来,为了人民为了党,你留下的战绩辉煌,首战长沙城,八角亭光荣负伤,乐安事变,荣膺红星章……雪枫同志,你把最后一滴血,献给了人民献给了党,多年同患难,长别在战场……”唱碎了林颖的心,她的泪水飞溅开来,这是她最悲伤的时刻,战斗胜利了,那是抗日战争胜利的前夜,英雄走在黎明前,将军殉国,国人哀痛。

彭雪枫是抗日战争时期新四军牺牲的最高将领。直到小枫出生不久,林颖才得知雪枫牺牲的消息,当即哭昏在地。

将军殉国地夏邑县八里庄,寄托着林颖无限的牵挂。1982年,她和小枫来到了夏邑县八里庄凭吊彭雪枫将军的牺牲地,在那道长长的寨墙边,林颖良久伫立,不远处的天主教堂也默默流泪,这里曾是彭雪枫的前线指挥部。彭雪枫牺牲后就在天主教堂里短暂停留,然后由四师警卫排化妆护送回司令部所在地泗洪县半城镇。

一次小小的战斗因一颗将星的陨落载入历史史册。就在林颖来到八里庄的时候,村民围拢过来对林颖表达敬意,他们叙说起彭雪枫的战斗故事,每个人都耳熟能详。他们纷纷要求在将军牺牲的地方,给烈士建个纪念设施,以表达人民的怀念。林颖听后深受感动,就将情况写信给当时的河南省领导赵文甫同志。后在各级领导的过问下,在夏邑县八里庄将军殉国处建成了彭雪枫纪念馆。1985年纪念馆落成时,彭雪枫的老上级、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杨尚昆,和彭雪枫的搭档、时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的张震上将等一大批领导前来祭奠。

枫林相依:烽火岁月的爱情故事

1938年日军开始大举进攻华中,是年9月30日,彭雪枫、张震受命率领新四军游击支队373人深入豫皖苏边区开创抗日根据地,一年后兵力发展到2万人,成为开创根据地的典范,受到毛主席盛赞。彭雪枫,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农红军和新四军杰出指挥员、军事家,战功卓著。1938年至1944年,彭雪枫麾下的新四军第4师进行了大小战斗3800多次,累计歼敌7万余人,取得了敌我伤亡比例5∶1的辉煌胜利。彭将军“上马能打仗,下马写文章”,被毛泽东、朱德誉为“共产党人好榜样”。 1988年彭雪枫被中央军委确认为36位军事家之一。

1939年11月,林颖冲过敌人的道道封锁线,投身到豫皖苏根据地火热的敌后抗日战场,这更多地让人看到花木兰的身影。1940年调往河南永城、安徽淮北地区从事地方政权工作,后任淮宝县(今洪泽县)妇女主任。1941年9月,在边区政府负责人刘瑞龙、刘子久的介绍下,她和新四军第四师师长兼政委的彭雪枫喜结连理。林颖是一位飒爽英姿、外秀内慧的新四军女战士。

林颖原名周裕群、周玉琼,因抗战需要改名林颖,出身湖北襄樊的大户人家,她母亲不许她天天出来搞宣传。有一天,林颖被母亲锁在家中,但她小小年龄就有高涨的革命热情,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偷偷地翻窗跑了出去,还是要去参加抗日救亡宣传。党组织考虑她的革命热情和出色表现,发展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9年3月,初中未读完己是党的骨干分子的林颖,被党组织派往河南竹沟参加河南省委党员训练班学习。竹沟党训班结束后就来到了豫皖苏抗日根据地。林颖其实早就崇敬彭雪枫,从一到根据地起她就对彭雪枫的文韬武略十分钦佩。彭雪枫同志高尚的革命情操、能文能武的聪明才智、英俊的相貌、脱俗的气质和出色的口才给林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41年9月24日,彭雪枫和林颖热烈而朴素的婚礼在泗洪县半城镇举办,作为人生大事,司令员的婚礼没有添置一件像样的物品,有的只是一床破旧的棉被和同志们从湖畔采来的鲜花。第四师后勤部门准备给彭雪枫更换一床新被子,被彭雪枫知道后,马上退了回去,依然用他在太原做统战工作时一位民主人士送他的一床旧被子,这床被子彭雪枫一直用到牺牲。婚后的第三天,林颖就奔赴湖东工作,从此过着聚少离多的生活。

作为首长的爱人,彭雪枫对林颖工作上鼓励她,生活上关心她,但要求很严格。一次,林颖回来探亲,恰逢大雨磅礴,警卫员牵来战马要送林颖一程。正在批阅文件的彭雪枫却说:“没有马,天下雨就不行军打仗?如果是别的同志,送不送?”倔强的林颖转身冲进了雨幕。当天夜里,彭雪枫给林颖写了一封信:“我是一师师长,应当处处作表率,不能搞特殊,不然,怎么能叫别人遵守制度和纪律呢?”林颖深表赞同。三年的分居抗战,造就了一对献身革命的英雄伴侣。

在林颖婚后的第一个生日时,雪枫赠她一本《斯大林传》。他在扉页上题词“我们忠诚坦白之对于爱,一如我们忠诚坦白之对于党”。对于聚少离多的日子,雪枫就用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家如夜月圆时少,人似流云散处多”和林颖共勉。

战地家书:革命伴侣比翼齐飞

彭雪枫和林颖结婚三年多时间,两人相聚时间不足半年,彼此的思念都是靠鸿雁传书。彭雪枫在给林颖的信中,称呼有:“林颖同志”、 “颖 ”、“极为惦念的群”等。自己的署名有:“雪枫”、“白雪”、“红叶”、“寒霜丹叶”等。

87封战地家书穿越战火给我们留下了抗战英雄史诗和浪漫的爱情。此后林颖一直视为珍宝,虽经战火的洗礼以及十年动乱中的多次查抄,终于将它保存下来了,并在1985年12月由文物出版社决定以《彭雪枫家书》为书名出版。后来林颖为这本书题了字:“雪枫之灵,民族之魂,至臻至美,浩气长存。”

1941年9月4日,彭雪枫给淮宝县(现洪泽县)县委妇女部长林颖写了第一封信,信中写道:“子久、瑞龙两同志的美意,使我们得有通信的机会——我很需要一位超过同志关系的同志,更多地了解我,更多地帮助我——而我心中的同志,她的党性、品格和才能应当是纯洁、忠诚、坚定而又豪爽。”“双方对对方的希望上,千万不要‘过奢’,尤其是在今天……把功夫用在相互帮助、相互教育、相互鼓励上,这是我对党对同志的态度,也是对我的恩爱妻子的态度。”

两天以后,彭雪枫收到了林颖同意确立恋爱关系的回信。当天,他又给林颖写了一封信:“9月,对我有特别的意义,我的生日是在9月;1926年9月2日,是我由当时的青年团转入党的日子;1930年9月,我们从长沙入江西开始建立苏维埃;而1941年9月,我的终身大事得以决定了,这叫做巧合吧。”

在很多信件里,戎马生涯的将军更多地流露出浪漫和温馨,这应该是热恋中的伴侣炽热思念和刻骨眷恋。“人们都说我是个感情丰富的人,过去可以压得住,近来有点异样了,一个人的影子,自早至晚怎么样也排遣不开。”“数日以来,月色如画,惟少一月下谈心的你,可谓辜负良夜太甚!此情此景此事,何日才能到来呢!?”“纸短信长,夜深人静,下次再写吧。是谁先给谁写呢?记着我们的时间,也许此刻现在,你同样在握笔疾书吧!”

1942年11月,在彭雪枫指挥对付日军的“三十三天反扫荡”期间,在每日紧张指挥对日作战的间隙,他提笔给林颖写信说:“十几天以来,我们过的是昼伏夜出的生活,恢复了路西时代的游击战了,白天隐蔽封锁消息,夜晚行动,爬山涉水,淮河已经来往渡了三次,我们主观力量不能与敌人对比,不能不采取游击战术,这一次在战略上是胜利的,打破了敌人包围合击聚歼的计划,主力部队没有受到损失,而且在敌后尽力扰袭,使敌人顾前而又顾后,疲于奔命。”“反扫荡战斗共三十三天,我们完全胜利了!主力部队、地方武装、党政及后方勤务机关人员、资材,均无损失,诚为幸事!老百姓欢喜非常,都说新四军是诸葛亮,计谋高,打仗好。”

在彭雪枫准备挥师西征紧张的日子里,1944年7月29日,他写给林颖的最后一封信,写道:“今年之热为数年来所未有,我们正在会中,殊为煎熬,但近日来较好。暑中你身体如何?念念!”在这封写于半城的信中,还交流了读书计划,彭雪枫说自己在“会中抽暇”读了《清史演义》、《西汉演义》等书,并询问林颖“前送你之《儿女英雄传》,未知读完否?”

一颗将星陨落,点亮中华民族坚贞不屈、英勇抗战的亮丽长空;将军的革命伴侣、新四军老战士林颖的憾然辞世,幻化为天堂里那一抹最亮丽的红色。一代抗日名将彭雪枫和革命伴侣林颖的战地爱情故事穿越硝烟,给我们留下历久弥香的记忆,永远映照着华夏大地,映照着我们的心灵,代代相传。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新文章

门文章